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浏览更多内容! 登录 | 注册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2107|回复: 64

[风静云闲专栏] 红楼梦语【待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24 10:15: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柳泉居 于 2016-9-15 16:54 编辑

      红楼梦语
    石头兄弟说红妆,万象蚁生苦乐长。
    无意此身临幻境,痴心一梦到荒唐。
    重重雾密斑斑血,字字情浓曲曲肠。
    今日暂凭千里眼,看清山后小村庄。
   
    小子无能无名,幸有梦有幻。正因无能无名,平生一无成就,方能随心所欲,无所顾忌。正因有梦有幻,方可入得太虚幻境,胡言乱语撰成此篇,不敢说“揭秘
或者是“探究之类的话,只能说是梦语了,堪博行内专家一笑,保不住能唬住几个局外人,真荒唐也。    梦里迷离言,真真一把泪,心同作者痴,可得些些味?
     一、说隐
    读红楼梦,首先碰到的问题是真事隐去,假语村言,红楼梦中有隐是大家的共识,于是索隐成了一派,其中又分出了自叙体派,说隐的就是曹雪芹的家族史,并渐渐地占了上风。
    我没有太多的研究自叙体们的专著,我不知道他们怎样的回答为何要隐的理由,但很明显曹雪芹用这样的方式来隐自己的家史,一是隐不了,君不见,脂批和畸笏的批经常说某事某事如昨,自己经历过。好象他们就是曹身边的人,这不就是向读者展示曹在写自己的亲身经历吗?这叫“隐
吗?这样浅显的常识大家都会清楚的。二是他写自己的家史时不写其中真姓真名即可[古时写小说托名所作的大有人在],不必大张旗鼓地非说真事隐去,三是他本来就不该用自己的真名作为作者出现在书中,他这样隐倒成了此地无银三百两了,与曹雪芹同时代的好友们和曹雪芹想要瞒过的人大概不会比我们现在的自叙体派的人笨吧!曹雪芹怎么会干这样吃力不讨好的蠢事。
    我坦白地说,我是个索隐者,要索隐,必须先要问一下,为什么要将真事隐去?答案只有一个,书中所写的事不可告人。
    有什么些事不可告人呢?不是淫荡之事,红楼梦还涉及了淫。当时世上已经有淫书了,不是曹氏的家史,虽然与皇家有联系,但作适当的避讳也是可以的。另外上面我也说了许多,隐,最大的理由就是所隐的人或事与皇室有关,与政治有关,尽管书中说不干朝政。


评分

参与人数 4缘币 +48 收起 理由
华园梦 + 10 优秀文章!
桥边芍药 + 10 爱生活,爱缘网,爱加分!
瓦全铺子 + 18 爱生活,爱缘网,爱加分!
老元1 + 10 爱生活,爱缘网,爱加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5-11-24 11:03:39 | 显示全部楼层
红学研究颇深
发表于 2015-11-24 12:44:24 | 显示全部楼层
梦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1-24 15:33:30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分析很有见解。
红楼不仅仅是表现色情等禁书,她还是一本反映当是那个时代,那个家族又兴至衰的过程,她还隐射了当朝,故此曹翁的后几十章才无辜失散....
发表于 2015-11-24 15:33: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后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1-24 17:11:31 | 显示全部楼层
独到的红楼感悟,研究的角度很有个性
 楼主| 发表于 2015-11-25 06:43:36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各位诗友的光临,问候冬安。
 楼主| 发表于 2015-11-25 06:44: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柳泉居 于 2016-9-15 17:06 编辑

    二、说隐了何人何事。
    以前的索隐者们多以想象来索隐,宝玉象谁象谁地瞎寻乱找,这是索隐的误区之一。这样找,千古以来是是而非的宝玉多得很,可以到汉唐的某个富贵人家找出一个宝玉来。(我是学自然科学的,习惯用抽象推理的方法来求解,我的索隐,只在书中索。
要索隐,根本是离不开书,且又不能把书中的人或事和真人真事对照得一点不差,写成书只能在象而不象之间,何况是被曹氏隐得面目全非的书。另一方面,毕竟是曹雪芹在写着“真事隐去的红楼梦啊!所以书中掺杂着曹雪芹的家族史并不奇怪。闲话少叙,言归正传。
   (一
与红楼梦有关的三个主要人物---曹雪芹、脂砚斋和畸笏叟
    首先理顺曹雪芹、脂砚斋和畸笏叟之间的关系。
    曹雪芹,是“披阅十载,增删五次
将《石头记》创作成《红楼梦》的作者。
    脂砚斋一直陪伴曹雪芹在写红楼梦这是勿容置疑的,但世人只简单地把她看成评家,这是索隐的误区之二,试想曹雪芹一边写书,脂砚斋一边评书,那么,脂砚斋的评语曹雪芹是一目了然的,若设脂评不合曹雪芹的意图,曹会让他留存书上吗?当然不会,这说明,脂砚斋与曹雪芹心灵相通,共同地完成一件事-----写作红楼梦并将“真事隐去
”。但是,彻底干净地隐去真事,那后人还能解出什么?必须偶尔露一些儿信息,这就是脂评的真正的作用。我说的共同二字是指脂评也有帮助隐事的作用.且与曹雪芹的相得益彰.切莫把脂评的每一句话当作索隐的圣旨
    再说畸笏叟,先把名字解释一下,畸:意为不正常,不规则。笏:是古代大臣上朝时拿着的手板。叟:是老头儿。可以解释为一位高寿(年龄偏大也是一种不正常
的前朝老臣或老臣身边的侍卫。由于他信佛,所以他又是一位身居寺庙的高僧。总之是一个奇异之人。另:畸谐为机,笏谐为护,翻成机密的护卫者,应该是有道理的,再看他的所为,他在曹雪芹写红楼梦时就参与了评论,他可以命曹雪芹删去某些文字,在曹雪芹死后,大部分稿子都是经他流传于世的,并且他还自作主张地修改了大量的“脂评,这不是文稿的审定者又是什么人呢?(参考文章:走出象牙之上塔---《红楼梦脂评校本丛书》导论
    综上所述,我的结论是:曹雪芹和脂砚斋合写红楼梦,畸笏叟在审定红楼梦。其他作评之人都是一般读者,也象我们现在的一样,被曹雪芹瞒过了。以为曹在以自己的家史作蓝本来写书的,或有些些相似的经历作同病相怜的。真是:砚斋畸笏内情人,敢命芹溪删乱淫,倘若石头无旨意,何须十载费精神。

 楼主| 发表于 2015-11-26 15:41: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柳泉居 于 2016-9-15 17:30 编辑

    (二)《石头记》与《红楼梦》
    其次要理顺《石头记》与《红楼梦》关系,以前人们都把《石头记》当成《红楼梦》,这是索隐的误区之三。下面请看脂评石头记第一回里这段话:“
空空道人听如此说,思忖半晌,将这《石头记》再检阅一遍。因见上面虽有一些指奸责佞,贬恶诛邪之语,亦非伤时骂世之,及至君仁臣良,父慈子孝,几伦常所关之处,皆是称功颂德,眷眷无穷,实非别书之可比。虽其中大旨谈情,亦不过实录其事,又非假拟妄称,一味淫邀艳约,私订偷盟之可比。因毫不干涉时世,方从头至尾抄录回来问世传奇。因空见色,由色生情,传情入色,自色悟空,遂易名为情僧,改《石头记》为《情僧录》。至吴玉峰题曰《红楼梦》。东鲁孔梅溪题曰《风月宝鉴》。后因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则题曰《金陵十二钗》。并题一绝云:“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这段话明确地说:曹雪芹对《石头记》“披阅十载,增删五次。
可是偏偏这里又有一段脂(若云雪芹披阅增删节,然则开卷至此这一篇“楔子又系谁撰?足见作者之笔,狡猾之甚。后文如此处者不少。这正是作者用画家“烟云模糊法处,观者万不可被作者蒙蔽了去方是巨眼。),历来红学的研究者们,只相信自己的"巨眼”,他们只认脂评,却舍弃了曹的自说,殊不知这正是曹雪芹和脂砚斋的高明之处。曹雪芹写实了,脂砚斋反过来为他隐。
    “若云雪芹披阅增删节,然则开卷至此这一篇'楔子'又系谁撰?
这本是中性问句,可以回答为:难道我就没有参与吗?也可以回答为:这'楔子'不也是你写的吗?还可以有其他的回答法,但不管怎样回答都否定不了“披阅增删这个事实,关键就是“作者之笔,狡猾之甚”,“烟云模糊”,“不可被作者蒙蔽”,“巨眼等语,才真的把观者迷惑了,很少有人琢磨“披阅增删这几个字本身的含意。原来曹雪芹“十年辛苦不寻常是对《石头记》的再创作,而《石头记》的作者另有其人。难怪“十年辛苦不寻常前面是“字字看来都是血而不是“字字写来都是血”,“看与“写有着很大的差别呀!
  还有一条批语也能给我们提供信息.请看:"余尝哭芹,泪亦待尽.每意觅青埂峰再问石兄,奈不遇癞头和尚何?怅怅!",哭芹而不到坟前问芹,却去问"石兄",问"石兄"还要遇上癞头和尚,难道与曹雪芹关系这么密切的脂砚斋不知曹雪芹葬在何处么?这芹和"石兄
还能是同一人么?再看接批:“今而后,惟愿造化主再出一芹一脂,是书何幸!余二人亦大快遂心于九泉矣!对“石兄说:“是书何幸,是书肯定指《石头记》。从这里也可以看出他二人是共同创作《红楼梦》的。再看凡例中写道:“作者自云:'因曾经历过一番幻梦之后,故将真事隐去,而撰此《石头记》一书也。
    此凡例写完后有一首诗为:浮生着甚苦奔忙,盛席华筵终散场,悲喜千般同幻渺,古今一梦尽荒唐,谩言红袖啼痕重,有情痴抱恨长,字字看来都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
    这里曹雪芹用了“作者自云
。同样是正文,曹雪芹在第一回里那样写,而在凡例中又这样写,这认为这里的“作者是指写《石头记》的作者,因为后面的诗显然是对凡例说的,可以说明问题。一是:“谩言红袖啼痕重,更有情痴抱恨长,意思是:你谩言着女儿家悲伤之事,更有我曹雪芹这个情痴在抱恨长呢!二是:“字字看来都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意思是:你写的文章在我看来字字都是血,而我为你"披阅增删,十年辛苦也是不寻常啊!
    曹雪芹如果要推脱自己作者的责任,很简单,不必讲成书过程,不必搬出这么多人,更不必说“披阅十载,增删五次”,和脂砚斋一样,用个假名.若书中自始自终不出现“曹雪芹”三字,即使一点儿也不隐,谁能说是曹雪芹写的.岂不万事大吉,难道曹雪芹会笨到不会用假名的地步吗?何况,脂砚斋,畸笏叟假名就在眼前。
    请看权威人士俞平伯先生在读这段文字时作了怎样的论述:
   “照这里说,有空空道人,孔梅溪,曹雪芹(有的脂砚斋本,名字还要多一点)到底这些人干了什么事?
    这些名字还真有其人,还出于曹雪芹的假托?都不容易得到决定性的回答。现在似乎都认曹雪芹一名为真,其他都是他一个人的化名,姑且承认它,即使这样,曹雪芹也没有说,我做的《红楼梦》呵。脂砚斋评中在第一回却有两条说是曹雪芹做的。先看第一条:
    若云雪芹披阅增删节,然则开卷至此这一篇“楔子
又系谁撰?足见作者之笔,狡猾之甚。
    这很明白,无须多说了。再看第二条:
    雪芹旧有《风月宝鉴》之书,乃其弟棠村序也。今棠村已逝,余睹新怀旧故仍因之。
    这里曹雪芹做《风月宝鉴》,他弟棠村做序,新,指《金陵十二钗》,旧,指《风月宝鉴》,《红楼梦》大约是用两个稿子凑起来的,而都出于曹雪芹之手。照‘脂评’看,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的,但旧抄刻本的序都说不知何人所为,可见本书的著作权到作者死后还没有定下来。”(摘自俞平伯先生‘读《红楼梦》随笔’一文--三)
    之后一段俞先生说曹雪芹推脱的理由是:“大胆地色情表现,古怪的思想议论,深刻地摹写大家庭的黑暗面。”最后还是把《红楼梦》著作权定给了曹雪芹,当然包括《石头记》。
    俞先生看了第一条脂批后,根本没有作任何解释就说:"这很明白,无须多说了".俞先生看了第二条脂批也没有说出很明白的文字,只确定《风月宝鉴》是雪芹做的.根本没有涉及《石头记》.可见俞先生认为《石头记》就是《红楼梦》也就是《金陵十二钗》.
    旧作《风月宝鉴》已经有曹雪芹之弟棠村作序,应该有曹雪芹的署名,“睹新怀旧仍因之”按理应该是在“新作上注了曹雪芹之名,或新作是用《风月宝鉴》来作书名,可偏偏曹雪芹死后还没捞到著作权,书名还是《石头记》,这不是很矛盾吗?故此旧不是《风月宝鉴》,而是在《石头记》。此新是指曹雪芹把两书合并成的《红楼梦》。
”“仍因之是指仍用《石头记》这个书名。同时也说明了《风月宝鉴》确是曹雪芹写的,而《石头记》不是曹雪芹写的。另外这一条也说明在曹雪芹创作《红楼梦》时为什么一直沿用《石头记》这个书名,是为了怀念“石兄。他只能说“披阅增删”了。不过俞先生说的“红楼梦大约是用两个稿子凑起来的”却与我的想法不谋而合了。即一个稿子是《石头记》,一个稿子是《风月宝鉴》。
    为什么曹雪芹要推说《石头记》不是自己写的呢?答案是:在《红楼梦》(即脂评石头记)之前真有一本《石头记》,而且真有作者,就是空空道人。此作者不是一般人物,曹雪芹不敢或不好意思夺其功,所以一直没有在书上说明自己就是作者,我也认为现行的《红楼梦》(也就是脂评石头记)的作者是曹雪芹,就象《三国演义》的作者是罗贯中一样,相反,原作者“空空道人
却隐其名了。可谓:两个才子一本书,岂有不奇之理。
   据此我断定:《红楼梦》(脂评石头记)之前身《石头记》应该是“空空道人
写的,经曹雪芹“披阅十载,增删五次再创作而成,并把自己的《风月宝鉴》合并进去了。类似如《三国演义》是在《三国志演义》的基础上创作的一般。而且这次再创作还受到很大的限制,必得将“真事隐去”,用“假语村言”。此限制除“空空道人”遗言外,还有畸笏叟的监督。而畸笏叟正是持《石头记》的人,癞头和尚,跛足道人就是畸笏叟,因为畸笏叟是个不正常的奇怪的老人。

发表于 2015-11-29 04:42:44 | 显示全部楼层
山后小村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GMT+8, 2017-11-20 23:23 , Processed in 0.115269 second(s), 20 queries .

© 2001-2011 Powered by Discuz! X3.2. Theme By Yeei!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