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582|回复: 29

[华园梦专栏] 情立潮头笔生花——西窗竹诗歌概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6 21:01: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情立潮头笔生花
——西窗竹诗歌概述
/ 苏北

      文题“情立潮头笔生花”,其“情”既有生存中的小情小调,更富泛爱之大情大调。这种情状,在诗人西窗竹身上体现认为十分明显。所谓“文如其人”,寄寓在每首诗歌的“情”极为浓郁,从中完全可以洞见与感受。题中“潮头”之说,一指她的生命状态、思想高度、情感深度等,当前已处较高境界;二指她的诗歌写作水平与能力正好为尚佳时期,一点不弱于民间众多诗人写手。具备这些,西窗竹当下能够妙笔生花适理适情。
      与西窗竹在文学论坛相识时间不长,但在较熟的女性诗者五人中,她是其中显耀的一位。虽素未谋面,读她的诗作倒不算少,自感诗中所见广泛,令终于抑制不住,要围绕诗人及诗歌作品,不揣冒昧地做出总体探析。即便这样,此文也只是依剪影放映式来想象和欣赏,有观照不到可指出但不应稀奇,毕竟就算日日相守的亲人,也不能纵横全面地了解,仅从一个侧面寻出亮光就已不错。
      西窗竹的诗,较少缠绵回忆,也少陶醉情感抒发,却常见剖析心灵与事理,擅长将物、事、景等拆成众多元素,然后用诗意作胶来粘合组装,能这么做且做到如此程度,确为天赋异禀。这样一来,本身看似简单的事景,经她一展开,竟能突然宏大开阔起来,有的如穿越时空,或立处不同维度,给人以望洋而叹的感受反应。这样,你就必须站在更高处,才能观出每首诗整个描画的是什么形象和意境。她特别能将个人鲜活的经验体验,与现实诸事各物联系起来,以推进情感、垒高情境,达到扩宽思维、提升认知,增强人的光明和空阔,或者深沉与丰富。
      这使得读过西窗竹多首诗后,思维不经意被扩容,认识上得以大幅上升。更重要的是,似乎让我无法从哪一首诗、诗的哪一行、哪一意象谈起,而只能从整体上来素描诗人及诗作的轮廓。原因在于,她本人及各首诗都较深厚,似从哪里开始都难,都舍不得顾此而冷彼,而不单单是因为正好与善于想象的我之特性碰撞而产生火花。可见她并不像当今众多写诗的人那样随意,有一点感觉就动笔,每天拧开水龙头一样流出很多字来。这就是她不轻易出诗,只要落笔就一定诞生好作的重要所在,对每首诗多方积累,或说触角所及,并非那般简单而得,恰皆浑然天成,真正醇厚绵香,又能发人深省。
      再者,读西窗竹的诗,必然能从那样的脉搏,体会面对社会、生命潮涌的激情,感受到情感深处藏着激烈澎湃,分解在诗行、词素、意象以至结构上,就如涓涓细流在流淌,清澈而明艳;又像闪烁跳动的火苗,温暖而美丽;甚至于觉得诗人写诗是在刺绣,神情专注,一针一线细致绵密,一首诗这般蕴富深情,不情真意切确难想象;其诗亦如丝绸,色彩端庄,古朴典美;有些还是大场境下的轰轰烈烈,能够撼魂动魄,读时为之心跳剧烈。可以说,非性情中人,则难以表现俱佳。
      西窗竹写作诗歌,不管采撷的诗意对象是高到云天还是低到尘埃,皆能大气磅礴,惊在当下能做到,且以软柔为特征的女性诗人,显得更为少见而难能可贵。作为女诗人,细腻是少不得的。只是但凡深读过她的诗,应忍不住感叹,其诗一样具有男人的豪气和重量,彰显柔中带刚的剑气。西窗竹的诗情诗风可谓十分突出,既有网络文学的男性倾向的玄幻感,又有女性趋向的言情味。就像一部厚重又极具魅力的电影作品,看时不禁令你浮想连连,身姿或忍不住蹁跹舞动,意绪免不得缠缠绵绵,心情总是久久不得平静,最终或将发出惊叹:这是女性诗作吗?因此,依从诗的表现来说,认为有穿越、跳脱、身临其境和亲赋生命等几种。这些虽与诗歌写作看上去一点不搭,但给我的感受就是如此。恰证明这就是西窗竹诗人的特点,切实出类拔萃、超群出众。若继续感受开去,大概会觉得她的人不在凡尘,至少心、思、情、神等生就空灵高绝,现实的自己才会真地超凡脱俗。具备这些素养和天性,体现在诗歌表达上,就总能深入浅出,举重若轻,效果好到令我只剩感慨。
      另外,总感觉诗人的诗古老而辽阔,像千年以前宽长绸缎上活色生香的画卷,底蕴深厚,价值不菲。曾多次为她感叹,时光真似神偷,不仅偷来了她的人,同时偷来了她的天赋灵魂,不知从何时起便更加光闪烁烁,亮彻一方,真地少人堪比。这样说,就希望诗人能够看到自己如此富足的优质,从而与时间赛跑,与现实角力,发挥出最佳优势,为活于一世留下智慧的文化与文明痕迹,哪怕深埋沙滩千万年也值得。
      西窗竹的诗歌写作早过刻意为之阶段,毫无疑问已达技巧大而化的境界,需站在更高层来观察与领悟,才可看出端倪直至把握,这就是她能力超出一般的地方。一位有着一定思想和文化底蕴的人,怎么都会选择负重前行,为国家、民族、社会、世界、人类的现实和未来,付出应有努力,作出更多贡献。借助诗歌寄寓和构筑理想,这是属于西窗竹的使命担当。这样的方向、路途和迈进,无人给予,无人强加,却自觉自愿,花开静美,下自成蹊。
      交西窗竹这样的文友,读西窗竹类型的诗,我的感情变得十分庞杂,似乎很难对她和她的诗下一个明确的定义,连简略界定都很困难。此处只说她的诗实难接地气就是一方特色。但接地气是一种价值认同,不接地气也是一种思想取向,前者朴素质纯,后者典雅大气,在这繁杂的世界,二者都需要都美丽,否则人类与动物界无多少差异。相似表达,前面已有,但未觉累赘。只是如果非用一句话来概括西窗竹的人和诗,才情就是咏絮,诗歌饱含大爱深情。两相结合造就出她的义薄云天,让我无法不佩服。
      我似乎习惯于将诗人的思想凌驾于诗文本的上方,将诗人的情感放大跑在诗文本的前面,两者就像探照灯同时不断续地照着人心和诗作。但这也本无不妥,文为心声,有思在前指引,才犹可成章成诗。只相信这是我所读不同人的诗歌过少,如果情况相反,所给的评判定不会雷同多少。比如我所认识的诗人中,就多数不倾向或擅长于这种类型,有的仅对生活、事物等的具象抒发真实情感,只做到观察细致,感受细腻,语言旖旎,可以说多侧重小物小景进行小抒情,少偏向巨世界和大思想。但对西窗竹及诗歌作品,我依然愿意依葫芦画瓢来个套路,因我感受最多最浓最重都是这样的内涵,认为这才看到的是内里,并准确描摹了诗人及诗作的多重样貌。或可这样认为,别的诗人有的她都有,别的诗人没有的她照样有,只是所倚重的表达方式、思想高度、情感深度等,她的确实非常特别,属于前方灯塔上的光亮,需要抬眼才可观瞻到它的灿烂。
      这里不得不让人提起西窗竹的再一个重大特点,即她的写作长篇小说的天赋。其实以上已说那么多,真正不难看出她这种笔触和笔力的巨大潜质。我也许偏向写作长篇,有我情感重心所在,使得很多时候有点自以为是和无理要求,总在依据文字发现甚至邀请志趣可能的相投者,免不得打上相关长篇写作的烙印。实是想说,我读过西窗竹许多诗作,一直在想,如果诗人愿意转向或两相兼顾,那该有多美,认为诗人完全具备写作天赋和素养以及实力,且相信将发挥得极其出色。比如丰富瑰丽的想象,语言的醇香魅力,架构繁杂空间一丝不凌乱,等等方面都非常出色,简直是个写作小说的好料子,打造出成品就是好家具、好桥梁、好船只。这让我有点过于自信地认为,西窗竹就是百年难出的诗人和作家,不写点宏大场景故事,错过上天的雄厚恩赐,实有人类的遗珠之憾。
      想想现在诗歌无数,真诗人却乏,每日生产所谓诗歌,就像现代化工艺流水线下来的产品,极少突出之作,多数平庸甚至假货水货当道充斥。西窗竹是位才情俱佳的民间诗人,散落在朴素的空间里不急不躁、不声不响,安逸一隅,以独特歌咏生命方式存活,实在高雅别致,让人十分艳羡。但依我的观点,不消说当下文学人才发现渠道不多,并且通道时有不畅,平台本就几无,有限资源存在被空耗浪费嫌疑,令诸多能人无法正常输送,只能沉寂永匿,自然不能释放能量彰显才华,不能为文学阵营贡献智慧和力量。在我看来,现在相中千里马的伯乐也应多些,我们暂时还必须珍惜诗人优秀材质。
      文字自古就是泄漏文人的天机,高低美丑兴悲强弱刚柔冷热,简直无所不包碧空尽含。因此,据诗人的诗作,既看见香骨柔肠的女性美,又窥出担当道义的铁肩之力。而所谓文客或者诗者,要想神不知鬼不觉,从此放弃什么文字诗行,来包裹隐藏自己,真可谓难于上蜀路。只可惜,爱上文学是一种宿命,有谁拿得起又能坦然放下?确想舍弃必须花很大力气与代价才行。经网络交流了解,缘于过分爱诗,过于对诗外各方感受激烈,使得几度想放弃,但一次次依然无法摆脱对诗歌、对文学的酷爱缠绵,至今依然随诗而动,因诗而美,缘诗而友,视诗如命。这就是情立潮头笔生花的西窗竹诗人。
      最后还得坦言,其实早就想为诗人西窗竹写诗评,若强调工作、生活、写作忙,其实真是借口。事实却因对诗者本人的诗感过于深浓,已经导致难以把握而无法下笔,不知从何写起,不知怎样深入,不清楚随意选取切入角度,是否偏颇以至伤害了其诗原意。或许真地不用写,只需读,首首读,日日读,反复读,只要沉浸境中,感受到美就可以,而不必有意试着靠近,甚或闯入忽发一声,从此破坏了静美的禅意,或者毁掉了宏大的物像或影视场境,这样即使不令人生厌,也会为我的不经意到来而皱眉。这是我多久顾忌的重要部分。



附:西窗竹诗歌随选六首在此。

沉香,或者一种象征

它有伤口。
在亿万物种一层一层摞上来又矮下去的落叶之上
在稀疏的阔叶林间
在真菌伺机着床的浑沌里
它把最易受伤的部分袒露给天地万物
脊梁、心口、五脏六腑,以及致命的隐私和缺陷
承接蛇虫鼠蚁的啃噬和刀斧的杀机

万物各自忧心着自己的去向
一株沉香在坚硬的皱褶里配制血液
它不喊痛,在缄默中吞吐、修复
庸常的物种进化一万次,也掏不出体内的芳香
它像是睡着了,在创伤处陷入沉寂

光阴流转,一些植株倒下,一些植株新生
而受伤的患处长年密织,在困顿中长出琼脂
在侵蚀中缔结暗香。黄金不能度量它的价值
凡物无法取代它的神性,提香、治病
一株香木就是一截象征。受孕于天地,缔结于苦难
沉香,深知自己的去向和使命
从容隐忍,点化尘世的众生

邂逅一场雨

在高出城市的石阶上
整点报时的钟声刚刚敲响
雨水和我
像一对无人认领的孩子
在人迹廖廖的雾霭里
用各自的落寞书写蕨类蓬生的命运

秦砖
汉瓦
远离朝堂的明清城墙
在飞檐回廊中折叠水袖
轻车疾驰,刚被抛弃的车辙
转瞬便吻合上新的车轮

雨止,既定下行的归宿被城市认领
而我仍在向上的曲折里
推敲石板上陈旧的平仄
一步步试探
出律的必要性

南橘北枳
——致敬珍妮特·温特森
/西窗竹

牙未必分辨得出
苦枳与甘橘的科属
但舌乐于传播
一条分界线附着在芳香果皮内层
神秘的白色纤维
从吉普赛女人的黑色斗篷下伸出手来
掌纹上的流域突然静止

黑暗中,谶语有如魔咒
发出银色光泽:
“你不会,而且你将漂泊一生。”①

三月坐在枝头开一些白花
但是她不会告诉你果实
那些离经判道的刺会不会长成柔软的叶
是的,你不会知道
她会爱上你的微笑,包裹一层又一层积雪
成为一个远离唇齿的受难者

  :引自珍妮特·温特森的小说《橘子不是唯一水果》

2018-2-22

澜沧江
/西窗竹

这是一条受难于人间胎动的江流
忽略水系自身的惯性
它在箜篌断裂的处方上弹拨着曲折和险峻
放纵浑浊动荡着同样浑浊的残照与江山
在冰刀雕塑的皱褶里下放帝王野心

没有眼泪,唐古拉的抒情多么直接
雨雪。冰雹。奔腾的怒吼。撕下云彩逶迤的矫情
独爱刀,舔舐霹雳掌风下的削瘦铁骨
切割一江不肯驯服的水,又被这锋利尖锐的水
修剪出钝口。薄刃。尖厉的金器之声
奔向布满诅咒和祝祷的罗网

奔向群山,按住溃处灼热沸腾的血液
那个弹《广陵散》的男人按捺着就要红出破绽的心跳
紧一锤慢一锤,低头打铁


                     2017-11-16
沉默之像①
/西窗竹

我说风暴是沉默的。就一定是沉默
蓝色的安静像一幅刻意放慢流速的油画
在纸上模拟不同时区的轨迹和底线

停留只是一个瞬间。谁说只是一个瞬间。
它一定是漫长的,历经苦痛、挣扎、呐喊、失望和无助的波澜
只有沉默才能收留它被屠杀的色彩、音域和愤怒

然而沉默。安静的风暴。未被波及的气流和云系
相互堆叠。相互观望。相互席卷。一切已知和未知
缓慢。匀速。不动声色。消化自己

漫长的瞬间
一切在场都可以视作缺席
一切缺席,终将被风暴搁浅在时间的轴心上
假装遗忘。或者。祭奠

                 2017-11-25

①《沉默之像》是一部反映20世纪60年代印尼大清洗运动中针对“左翼分子”大屠杀的纪录片,该片以施暴者的视角再现人类历史最荒诞、最无耻、最血腥的暴行,而这些暴行和施暴者因为当地政府的支持,不仅未受到任何制裁,反而享受着民族英雄般的待遇,在当地享有较高的社会地位,其家人及本人均以那场杀戮为荣。该纪录片在第71届威尼斯电影节上,获纪录片单元的评委会大奖,导演约书亚.奥本海默,在该片之前以同一题材拍过《杀戮演义》。

长江
/西窗竹

我的长江,用举水的乳名行走了170公里
纤细的腰身在指肚上弯出一道道清冽的尾音
腔调拖长而绵醇,沿途饮下黄麻起义的炮火
问津书院的书声。在港口,解开倒水的绳索
乡音湍急,桥梁拴着狂野的泥沙和浪花
举水,和盘交出成长和壮阔中的际遇
以一脉水的柔情和刚性,读汉阳树、鹦鹉洲
出走的黄鹤。待归的明月。在明月中老去和返青的楼宇
读古琴、樵夫,读弦断处的知音,细腰时的楚国
读香草美人、沧浪之水,读沉甸甸的龙舟打捞不起的英魂
横截江面,那些消散的浪花,伴随着消散生成澎湃
翻涌着玲珑的诗句,厚重的诗句;雅致的诗句,粗犷的诗句;清亮的诗句,浑浊的诗句

我的长江,是三叠纪的长江,从茫无边际的特提斯海升起
将咸涩、荒芜、野性和断裂,用一亿四千年在大地的针脚上修缮
奔腾、延绵;孕育、补给,将血与火的炎黄脉动精确地镶嵌在高原、山麓
流经丘陵、平原、盆地,在高低错落中激荡着猎猎雄风
分蘖和收容支流,将华夏文明的火种注入血液
以长江为母乳的城池和村落,出落为重镇、英雄、佳人和墨客
在水稻和小麦、油菜和大豆的和声中
布下疆场和铁马金戈,烽火硝烟
在编钟上烙刻冷兵器时代的热血,汹涌的长江
放出脉管里毫不掩饰的激情和欲望
在跌宕起伏中攀升、落下,再攀升,再下落
倔强的长江,在咆哮中释放水的血性
在奔腾中扬起铁质的花朵,开放、开放
一城接一城,一片土地孕育一片土地
将极致的阳刚之美赋予汤汤大河
浩荡之处风生水起,舒缓之地余波澹澹

鱼翔水底采薇于诗经,鸟鸣高山买醉于山鬼
比兴的水游出离骚和楚辞的孤独之境
化身为6300公里的咏叹和抒情,在大河小溪里倾吐至阳至纯的绿
灌溉良田和山地,濯洗一辈辈人的苦难和汗水
这不分贵贱不看脸色不懂权谋的水,将恩惠与责难平分众生
让生命归于生命,让草芥、蝼蚁与秦砖、汉瓦、旌旗和招魂的民谣
同生同死,在同一地平线
同样高于阳光低于大地

——2017-7-12----8-02


说明:此篇文章及所附诗歌,已被《淮阴语文》公号所用,并申请原创保护。
发表于 2018-7-6 22:25:42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欣赏,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7 03:09:53 | 显示全部楼层
深情一顶!闪亮登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7 06:38:17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经典,双玉如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7 06:39:06 | 显示全部楼层
清晨给友友敬茶,祝周末愉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7 06:42:13 | 显示全部楼层
事实却因对诗者本人的诗感过于深浓
如此深浓的意境,你显豁地解读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7 09:58:01 | 显示全部楼层
早上好  进来拜读学习学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7 09:58:03 | 显示全部楼层
祝大家周末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7 13:48:18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松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7 13:48:59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山雪豹 发表于 2018-7-7 03:09
深情一顶!闪亮登场!

问好天山,周末愉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缘文化 ( ICP11006357 34072202000116

GMT+8, 2018-9-20 14:26 , Processed in 0.115759 second(s), 8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