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浏览更多内容! 登录 | 注册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瓦全铺子

[瓦全铺子专栏] 走近黄晔先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7 06:08:27 | 显示全部楼层
瓦全铺子 发表于 2018-5-22 07:47
了解黄晔先生,可以提升自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7 10:50:38 | 显示全部楼层
再次赏读瓦老佳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8 12:45:11 | 显示全部楼层
知人论世先引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3 10:56:50 | 显示全部楼层
走近黄晔先生(1)
    我和黄晔先生见面之前,在网上就有了交流,那是公元二千零九年,大家都在网上的论坛里面玩,我也是那一年进网站写写网络文字,嬉笑怒骂,搅点是非,再宣传宣传自己,和自己的古玩铺子。那时,黄总玩网,庐江一个最大的网站,“魅力庐江”,现在已经是做的很大的一个传媒了,黄晔先生在庐江做过一个企业,”海神黄酒”董事长,政协委员,庐江县工商联副主席,对庐江很有感情。黄总对文化很感兴趣,对文化界很感兴趣,对文人很感兴趣,此时,他已经创建了缘酒,企业在陈瑶湖镇建立了基地。庐江的文人墨客纷纷前去拜访黄晔先生,黄晔先生乐善好施待客热情,这些文人墨客纷至沓来,或吟诗作文,或涂鸦浪书,留下了许多墨迹诗文。
   我就是在魅力庐江网上看见了庐江一个很有名气的女作家‘小龙女“写缘酒的一首散文诗《一支荷花用酒栽》,才知道了缘酒,才知道了黄晔先生。黄晔先生最吸引我的还是他对古玩的爱好,也是在这点上我也吸引了黄晔先生的眼球,当然还有我的嬉笑怒骂的破文章,这些我是后来才知道的。先生那时在魅力庐江网上玩时,用的是“缘分天空”的网名,经常发点古玩小物件我印象最深的,是先生收藏的民间的许多手抄本,我就在图片后面跟帖评点,我们就有了沟通和交流。
   就是这一年的缘酒周年庆典,在黄山市太平县国际大酒店举行,太平县现在已经改名黄山区了。黄晔先生做事向来都是大手笔,回过头来看那次庆典,五夜六天,住在星级的大酒店,上黄山游览,观看演出,散尽千金不复来的舍得气派,到现在想起我都感慨嘘唏。大格局大手笔大气派才有如此大动作,那时缘酒也才刚刚起步,黄晔先生盯住的不是眼前的口袋,是缘酒的前景,是文化结合酒企的前景。那次庆典,他要把缘酒绑在文化的战车上的构想已经成熟,已经付诸实施。在这次庆典上,他不仅邀请和酒企相关的人员,他更是邀请了方方面面的文化界人士,缘网网友就邀请的几十个。
   那时缘网刚刚上线,我还没有注册。也还没有去过缘酒集团。庐江这边文化界人士有许多人已经靠了上去。在这之前,黄晔先生已经慷慨赞助过某文化联合会,以及某文学刊物发行庆典,一下子就赞助了一百箱当时酒厂最好的白酒。没想到,他们接受了这一百箱酒,居然在成立庆典上没有喝缘酒,喝的是其他酒厂的酒。如果是别人,他会要回这赞助的一百箱酒,但是黄总只是蔑视一笑,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呀!这是下百川的海样的胸怀。我当时就是现在也不算是庐江文化界的人。缘酒的庆典,黄晔先生邀请了庐江的文化界人士。李晓明先生告诉我这件事,我就想去参加,我倒不是因为能白吃白喝去玩。而是想结识喜欢古玩的黄晔先生。当时庐江联系人是一个画家老李,我和他说了,他说他来问问黄晔先生,黄晔先生一口答应,从后来的见面我才知道黄晔先生是想我参加的。庐江缘友一行几十人到了黄山太平国际大酒店。到了以后,黄总就要接见我们,刚刚落座,黄总就问,谁是瓦全铺子,我们一见如故,从此,就结下不解之缘。
       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3 10:57:14 | 显示全部楼层
走进黄晔先生(2)
   各种活动找黄晔先生赞助的,不计其数,这不是做慈善,慈善是扶贫济困。拉赞助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交换,我给你酒,你宣传我的产品,至于宣传的效果如何,不做对等考虑,但你要宣传,你把酒拿去了,不做宣传,按黄晔先生的话,叫做“不商业”,我这次在江南陪先生行游时,在深入的交谈中,他多次地提到“不商业”这个词,一开始,我理解错了,我以为“商业”就是市侩,就是唯利是图,就是奸巧滑坏,我正好搞反了。黄晔先生认为“商业”就是互利互惠,就是公平交易,我合理赚你的,我也要让你赚取利润。商人不赚取利润是不道德的。但是你贪得,放大了利润,或者不择手段去巧取利益,或者不出成本的获得,黄晔先生认为这就是“不商业”。
   黄晔先生的商业活动中,肯定碰到过无数这样不商业的人和事,这些我不得而知,但是他的文化活动中碰到的不商业的人和事我略知一二,缘酒博物馆筹建之初,我陪黄晔先生到处搜罗藏品,申请建立博物馆,政府办的也好,私人的也好,你的藏品数量和档次要达到国家规定的要求。这次我们“安徽缘酒文化博物馆”荣获安徽省民政厅颁发的社会组织评估五A级认证,是先生长期到处寻宝搜宝藏宝的结果。当年我陪先生下江南,上合肥,走安庆,逛遍各大古玩市场,走访诸多藏家,接触了许多形形色色的古玩商人和藏家,按黄晔先生的标准,大多数都很商业,但也有一些奸巧商家,见面很客气,递烟敬茶,谦恭和善,“巧言令色鲜矣仁”一点不假,他盯住的是你的口袋。
   有一次,我们到浙江临安昌化,去看看鸡血石,印章的收藏,是缘酒文化博物馆藏品的一个大门类,这时黄晔先生已经收藏了大量的印石印章,古代的现代的,真的高仿的,品种众多,品类繁杂,只是没有昌化的鸡血石。我陪黄晔先生专程到鸡血石原产地去看看,买点鸡血石以充实印石藏品。我们来到这一家,主人很客气,让座泡茶,热情地跟我们聊天谈地,看起来很有文化,他探明了我们的来意以后,就专门介绍鸡血石印章石的价格,在到他家之前,我们也去过几家,也问了问价格,听他介绍,觉得他的东西却是既好又便宜,黄晔先生就决定在他家买点印章石。黄晔先生买东西也讨价还价,但是,还得不狠,他经常说我,还价太狠了,要让人家赚钱。他不知道有些商家,尤其是这些搞古玩的和倒卖艺术品的人,许多都是很不商业的。黄晔先生就决定在他家买,挑了一些鸡血石印章和石头摆件,简单地还了还价,就成交了。
    回来后,黄晔先生叫我带几枚印章石到庐江找夏云龙先生刻几枚印章,我找到夏玉龙先生,夏先生拿回去磨刻,这所谓鸡血石印章比铁还硬,无法雕刻印章,即使硬性雕琢,那也没有印章的艺术风味。印章必须是软石,雕出的作品才有艺术的味道。鸡血石里有可雕琢的软石,但这家主人卖给我们的不是。黄晔先生拿着这雕不动的顽石,无奈地摇了摇头说“这人太不商业了,倒不是钱多钱少的问题。”
   我们这次到江南行游,没有去大的成熟的景点,我们找那些僻静的带点原生态的景点,我们去了书香悠悠的“一品雄村”,我去了新安江山水画廊,我们更去了黄宾虹老先生的故居,黄宾虹故居,冷冷清清,不见一个游客,黄晔先生认为这很不商业,就是这么一个一代宗师,他的画都拍了一点六个亿的大名人,故居居然如此冷落。这不是太不商业了?我们从故居到了一个叫许村的基本上原生态的景点。我们不熟悉景点的环境,车子开到一户小商店的门口,老板娘说,停车可要收费的,但是你们从我这进村可以不要买门票,并且画了一张行走的简图,我准备按照她的路线进去,黄晔先生说,这么做不商业。于是我们还是很商业地买了票从大门大摇大摆地游览了原生态的古村落。
     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3 10:57:48 | 显示全部楼层
走近黄晔先生(3)
   黄晔先生对“商业”这个概念的理解,是具有个性的独特的定义诠释,是融进了黄晔先生文化道德观念的解读。他恪守他的商业信条,鄙视“不商业”的商业行为。他的商业理念中还有一个重要的内涵就是“文化和企业的深层次融合”,这一理念是缘酒战略的理论和思想基础,缘酒品牌的飞速提升,缘酒产业在在白酒市场白炽化的竞争中,异军突起,超常规发展,是“文化酿美酒,美酒传文化”这一战略思路和付诸强有力的实施的必然结果。
  我一零年参加的缘酒庆典,不知是第几次,但我知道是我们中国缘文化网刚上线开网的这一年,此后的每一年的缘酒的最大的节日——周年庆典,我都参加了,后来改名为“中国缘文化节”,节日的内涵和形式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直接冠以“中国缘文化节”,而不是“中国缘酒文化节”或“中国缘文化酒节”,可以看出黄晔先生给文化在企业发展中的定位。做文化以推动企业的发展,做文化已渗透产品的文化含量,做文化让企业反作用促进文化的普及和繁荣。
   《中国缘文化网》零九年试运行,一零年正式上线。缘文化前冠以“中国”,现在已经是不可能了。黄晔先生在草创网站时,他的探讨缘文化,弘扬缘文化的心理格局就很大,对网站的愿景规划就很清晰。他对缘字的敏感和理解有其独到的深度。他曾经说过,中国人的“缘”字情结,根深蒂固,人们潜意识里对缘的认同感是任何一个词不可替代的。缘,无处无时不在,也正因为缘,偶缘,他找到了“缘”字品牌,他要做“缘”字大文章,千古文章,这文章不见首不见尾,无边无际,横空出世。他非常重视《中国缘文化网》的建设和发展状态,亲自管理操作。
   上线伊始黄晔先生就委我以超版重任,我们缘网进进出出会员就不说了,版主都不计其数,我至今还效力于缘网,是我和黄晔先生的先天铁定的缘分,更重要的是我对黄晔先生人品的深度了解和认同,以及黄晔先生对“中国缘文化网”的付出和投入。
   这次我们在江南,谈到了缘网的过往,我说,缘酒集团在缘网投入太多,多次组织缘友们的大型活动,现在想起,我都有点心痛,黄晔先生说,这不算什么,它毕竟有些意义。那时的缘网上的缘友,不像现在来自全国各地的文友,大多是周边的几个有数的县市。我们庐江县居多,我们缘网经常组织活动,出去旅游参观,寻缘觅友,桃花潭,我们缘友探访李太白的仙踪诗迹,庐山我们浩浩荡荡的缘友寻找情缘的源头。组织缘友探望生病的缘友,等等等等。每次活动都是缘酒集团真金白银地拿出。一个企业的网站,不能直接创造价值,不能直接销售产品,只是被缘酒集团供养。有时,黄晔先生也纳闷,这么多缘友,你总有人喝酒吧,你总有亲友喝酒吧,你们家以及你们亲友家总有大小聚会吧,怎么就不买酒呢?哈哈。黄晔先生说是这么说,他还是不断地投入,建设壮大中国缘文化网。他还是放眼缘文化的建设和弘扬。
   我们今天的中国缘文化网,网罗了全国范围内的许多知名诗人作家,发表了许多有份量的作品,虽然也有许多和“缘”和“酒”和“缘酒”有关的主题,但对于缘文化和酒文化的探讨和开发还是略显薄弱。我们中国缘文化网,一开始,旗帜鲜明,主题彰显,以缘字为内核,纵向探源,横向辐射,成就了许多缘文化的研究成果,围绕缘和酒的主题,各类文学作品不计其数。缘文化网对于中国缘文化的研究和弘扬,真的是功不可没,作为领军人物,作为旗手,黄晔先生功不可没!今天,我们中国缘文化网,再度复兴“缘”字主题,围绕缘字缘酒缘文化做文章,做大文章。
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3 10:58:32 | 显示全部楼层
走近黄晔先生(4)
   《中国缘文化网》是黄晔先生“文化酿造美酒,美酒弘扬文化”战略部署中的一个重要的棋子,先生对她钟爱有加。
   缘网一路走来,走过八个春秋,走过阳光灿烂,也走过风风雨雨。缘网不仅留下了许许多多各类文学作品,虽然良莠不齐,但大多作品有很高的文学价值。还有大量的有价值的照片。
   黄晔先生的文化思路里,有个重要的内容,就是对缘酒集团周边的地域文化的重视。他利用缘网这个大平台,号召缘网上的文人学者,探讨研究弘扬地域文化。
   缘网刚上线,黄晔先生就组织缘网上的文友,到怀宁海子的老家去拜谒,看望了海子的白发老母,海子是黄晔先生偶像,也是先生最敬佩欣赏的诗人,他多次拜谒海子的故乡,也写过许多纪念海子的诗文,他的一首《想起海子》最为悲情,直白的悲情:
   情感在夜的长廊里梦游
  隐隐地聆听到海的另一头
  一个精神极度饥饿者
  一个长毛垢面
  朝我走来
  
  我认识你的
  一个北大高才生
  一个恋爱过六次
  而又被女友放弃的男人
  一个诗人!
  一个精神忧郁者!
  一个怀宁籍学子!
  一个承受不了精神压力的自缢者!
  一个溶入不了现实生活的自恋者!
  一个诗人烈士
  一个文人的杯具!  
   这次是组织缘友集体拜谒海子的老家,这次我没有去,我是后来在缘网上文友的文章里知道的,文友们拜谒以后,写了大量的诗文表达自己的感想,其中有一个叫“缘来是你”的文友的《走近海子》的诗,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海子,我来看你了
携着满腔的崇拜与敬仰
拖着灌满了铅的腿脚
步入怀宁这片充满悲凉的泥土
空气也瞬间凝固成冰
让这个五月的初夏来不及去温热
便一切都被浸灭了


如果生活的起点只是重重复复,张驰有度
那么,为何人人都在追求这份无奈和慌张
沉浸在诗歌的海洋里的你,也许是疲倦了
没跟上岁月的生存步伐,丢失了灵魂
忘了生命的需要和被需要
落寞地选择一个离开的方式,将自己彻底毁灭
海子,你是自私的
朦胧了那些曾经的奋斗和梦想
忽略了生命赋予你的意义和价值
抛弃了养育你二十五年的双亲
时间的流逝,枯竭了眼中流过的泪水
残存的只是记忆中的阵阵痛楚
海子,我来看你了
但愿,你在诗歌的天堂里能够安息

  这次活动的意义不仅是拜谒纪念,我想,黄晔先生还有深层次的愿想就是,能不能在生长海子这个诗歌天才的土地上,发现点什么。
  这一片土地也是桐城文化的发源地,其实,聚焦桐城文化的的地域范围,桐城文化的鼻祖,三大巨头,方苞,刘大魁,,姚鼐,除了姚鼐是现在的桐城市人,而且他的墓是在现在的枞阳县义津镇,其他两位都是现在的枞阳县人。方苞祖籍枞阳义津,出生在南京,刘大魁是和黄晔先生真正的老乡,枞阳横埠人。桐城派是我国清代文坛上最大的散文流派,亦称"桐城古文派",世通称"桐城派"。它以其文统的源远流长,文论的博大精深,著述的丰厚清正,风靡全国,享誉海外,在中国古代文学史上占有显赫地位,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中的一座丰碑。对于“桐城派”“桐城文化”的研究,它已经成为一门显学,我们中国缘文化网,没有水平和能力研究探讨,但是,缘酒集团坐落在这片文化沃土之上,黄晔先生和桐城文化的文脉有着千丝万缕的连联,我们中国缘文化网为桐城文化的研究,做点拾遗补缺是应该有的,搜集和桐城文化有关的野史轶事也是应该有的。
   中国缘文化网文友写有许多相关桐城文化的诗文。本人就写有《姚鼐和庐江黄陂湖》,引起了黄晔先生的注意和重视,特意叮嘱,《缘创》杂志一定要选用。
   距离缘酒集团总部十几公里的浮山,号称“天下第一文山”,虽然是有点夸张的广告语,但浮山厚重的文化内涵,除非是泰山这样的名山,一般的山是不能比的,它上面的摩崖石刻,古老的寺庙,藏在石头缝里的神奇传说,都昭示着浮山不但不浮,而且浑厚博大。对浮山文化的开发和传播,黄晔先生以及他麾下的缘酒集团和中国缘文化网做了大量的工作,早在缘酒集团刚刚成立,先生就赞助出版了《浮山摩崖石刻影印》,后来又请缘网上一位作家深入到浮山地区挖掘遗落在民间的各种传说,写了一部长篇《滴水洞》。缘网多次组织缘友到浮山游历,写下许多以浮山为背景的诗文。
  建缘酒文化博物馆,黄晔先生在给博物馆主旨定位的时候,首先考虑的是酒和缘的要素,其次就着重考虑地域文化的元素。史前陈瑶湖文化,应该属于凌家滩文化圈,黄晔先生吩咐我搜集史前凌家滩文化和我们沿江地区的相关石器,我调动我在古玩行几十年的各种关系,凡是史前文化的石器,全部搜罗,石钺,石斧,石锛,石刀等等,这些史前文化期的石器,对于研究当地文化是宝贵的实物资料。博物馆还收藏了带有明显的地域特点的民俗器物,徽州的三雕就占了藏品的很大的比例
     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3 10:59:01 | 显示全部楼层
  走近黄晔先生(5)
    黄晔先生一手抓文化,一手抓企业,两只手的力度是一样的,虽然做文化没有带来直接的经济效益,而且投入了大量的财力物力,而且遭到了许多人,包括集团内部的质疑和反对。黄晔先生不后悔,他认为不仅值得,而且意义深远。缘酒能有今天,更重要的还有着辉煌的前景,这和先生的文化的敏锐的前瞻性构想有着很大的关联。
   文化,是一个很宽泛的概念,广义上说,人类社会发展进程中,人类活动留下的痕迹,就叫做文化,种子在树上落到土里,长出一棵大树,这叫天然,你有意把种子埋在土里,长出树来,这就是文化。最狭义的是指念书识字,我们称之为“学文化”。我们经常说“企业文化”,这个企业很重视“企业文化”建设,这是指经营管理,用人,职工思想道德教育等方面的内容。缘酒集团也很注重企业文化建设,黄晔先生企业管理的思路很清晰,宏观和微观经济理论很熟悉,了解市场,了解商道,用人有方,用人有道,对人的管理恩威有度,对事一丝不苟,缘酒的企业文化是一篇既有创造又法度严谨的大文章,可圈可点,值得借鉴。但黄晔先生“文化酿美酒,文化助推企业的发展,企业又反作用于文化的繁荣”,这里的文化,指的是文学艺术,书法绘画,文物收藏,还有就是现代媒介包括自媒体,(像我们《中国缘文化网》前面我已经用了一定的篇幅做了一些陈述,后面还要提到),还有报刊书籍,等等。
    以文化助推企业发展,这是黄晔先生最大的特色,也是缘酒的一个鲜明的亮点。黄晔先生诗商的雅号,早就在业内和文化界广为流传,我们提到缘酒,提到黄晔先生,我们就自然而然地联想到“文化”,我可以说,一个企业如此重视文化,黄晔先生开风气之先,缘酒开风气之先。
   黄晔先生如此重视文化,重视文化对企业的影响和作用,和他的兴趣爱好以及与生俱来的的艺术情怀不无关系,他少年时就如醉如痴的作着文学梦,在后面我要用专门的章节写黄晔先生的文学少年。但黄晔先生的“文”,不同于一般的穷酸文人的“文”。这是我对黄晔先生的一个较为独特的认识。一般的文人,痴迷文化的文人,尤其是诗人,都是穷困潦倒。前不久,一个全国知名的诗人,到合肥来讲座,我们这里也去了许多文化文学人,据说,他有时连饭都吃不上。黄晔先生肯定是诗人,有诗人的思维和情怀,肯定是文人,我想起孔夫子的一句话“行有余力则以学文”,孔圣人的意思是,先学会做人,再去学文,做人是第一位的,当然,孔圣人在这里强调的是德行的培养,我在这里加一点自己的想法,在学文和从事文化活动之前,要能安身立命,就是要立业。黄晔先生把从商从业放在第一位。他的文化活动就是在这强大的物质基础之上游刃有余地进行着。
   对这一点的认识,我在黄晔先生的诗歌研讨会上感受最为深刻,黄晔先生出版了九本诗集,基本上每一本诗集的出版都要举行一次诗集研讨会,与会的专家都是省内顶尖的专家学者,以及核心媒体,黄晔先生的诗歌应该算不上一流,但诗歌研讨会是一流,从诗人口袋里掏出的真金白银也应该是一流。黄晔先生自己经常说“我很商业”,真金白银地去办诗歌研讨会,有他的商业目的,也有他的文化目的,一箭双雕,一石二鸟。诗商,诗商,既诗且商。我经常怜悯地感叹那些穷困潦倒的酸涩诗人,如果从诗商的成功范例中悟出一点点先“商”然后“诗”,诗才能丰沛的道理就好了。
   诗歌研讨会上的专家学者一致认为,黄晔先生的诗,出自一个成功的企业家的笔下应该无可厚非,而且这是一个立业而后立诗的典范,更是把文化和企业高度融合,交叉渗透的典范,它的影响,随着时间的推移会越来越彰显出来。
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3 10:59:30 | 显示全部楼层
走近黄晔先生(6)
   “以文兴酒,以酒兴文;以文会友,以酒结缘”,这十六个字可以较为准确的涵盖黄晔先生文企合一的思想理论基础和举措。
   去年四月八日,在这个一年中最浪漫美好诗意季节,黄晔先生的第九本诗集《站在远处的一只鸟》研讨会,在合肥“学苑大厦”隆重召开,这是先生诗集的第几次研讨会,我不清楚,我第一次参加先生的诗歌研讨会,是他的诗集的第几次研讨会,我也不记得了,但给我的震撼,我记得清清楚楚。我是一个徘徊在文学象牙塔外面的门外汉,连门都没有跨进,更谈不上登堂入室。但我爱好文学,想往文学,羡慕文学人,敬仰文学人,当我以“中国缘文化网”的负责人的身份,走近研讨会的会场,落座以后,看了看与会的嘉宾们面前的牌子,我着实震撼了,当时省文联主席季宇,当时省作协主席许辉,文学院院长唐小平,著名诗人时红军,《清明》杂志社,《安徽文学》杂志社的主要负责人,还有许多大媒体的记者等等。后来几次我都参加了,去年的这次,耄耋之年的陶天月老先生,拄着拐杖来参加黄晔先生的第九本诗集的研讨会,而且即席发言,讲了十几分钟,言辞恳切,评价精准,不拔高不浮夸,作品谈的少,更多的是谈黄晔先生的为人和德行。
   陶天月老先生可是安徽书画界的泰斗,他视黄晔先生为忘年交,有相交恨晚的遗憾,黄晔先生每次去合肥,定要拜访老先生,老先生再忙都会陪黄晔先生聊天,送先生书画,陶老先生早已不再收徒,但他接受了黄晔先生拜师的请求,收为关门弟子。
有人说,黄晔先生的魅力来自他的实力,经济实力,连我甚至也都在一定程度上如此认为,这次我们在江南参观一个古城的博物馆的时候,谈到了这个话题,一个一般的县级博物馆,有许多县还没有博物馆,像我们庐江县就没有博物馆,庐江,也算是历史名城,从汉代就建县治,也是文物大县,古代封土大墓不计其数,出土文物很多,但是就是没有博物馆。我们参观的这个博物馆,也是一个历史名县的博物馆,藏品的数量和质量很是一般,我就说,我们缘酒文化博物馆藏品应该在此间博物馆之上。我又向黄晔先生提及,我参观湖南省博物馆馆藏的新石器时代的石器展品,比我们缘酒文化博物馆展出的石器还要少。但是缘酒文化博物馆在刚刚筹建的时候,可没有今天这样多的藏品,民间私人博物馆的申报是很难很难的,帮黄晔先生策划筹建的的文馆部门的专业领导,极尽权力帮助先生申报,我就从我鄙陋的心胸的揣度出发,说是不是使用了非正常的手段。先生突然用很是陌生的眼光看了看我,随后,缓缓地说:他交的朋友,肯为他办事的朋友,大多都不是酒肉朋友和金钱朋友,他们认为我是干事的人,能干成事情的人,才肯给我尽力帮忙。这位帮先生申报博物馆的朋友果真有眼力,今天缘酒文化博物馆,是一间真正的民间私人大博物馆,他对地方文化的意义越来越显现出来,今天它已经被认定为五星级民间组织。
   黄晔先生的魅力,来自他的实力,这实力是人格实力。他是个干事的人,干实事干大事的人,朋友信任他,他自己很清楚这一点。朋友信任他,是因为他可信。黄晔先生睡眠不好大家都知道,他晚上睡得很少,他对我说,这些睡不着的时间,除了写诗,理顺一些具体的事务性的杂事,就是反省。他践行论语的名言: 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他深知人无信而不立。在生意场上先生的诚信是出了名的。和文化人交往更是“信”字为根本,情缘为枝叶。  缘酒文化博物馆筹建之初,我陪先生行走江南,到处收罗藏品,有一次我们在休宁买了一些古董以后,我们又专程赶到太平县城,现在改为黄山区了,先生是特意去看黄山书画院的院长杜鹏飞先生,他是去向杜先生道喜,杜先生刚刚晋级为光荣的父亲。                有一次,可能是二零一二年,黄晔先生从成都出差回来,在合肥下了飞机,,他没有直接回陈瑶湖,他要经过庐江县城,在路上就打电话给我,他要我陪他去看望凌海涛先生,恭贺凌先生获得兰亭书法一等奖。   后来,不记得是哪一年了,已经是腊月二十七八了,黄晔先生打电话给我,问我这里有没有缘酒了,我说有,先生说赶快给凌先生送两箱去,先前他就答应过年给两箱酒给凌先生,年底事情多,忘了,腊月二十七八了,只好叫我补救。先生深知“轻诺必寡信”的道理。
       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3 11: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走近黄晔先生(7)
  缘酒文化博物馆的书画藏品占有半壁江山。这次在江苏宜兴举行的缘酒十二年生日暨“中国缘”新品上市庆典,有个重要的活动内容就是拍卖缘酒文化博物馆的书画藏品,拍卖的作品的目录和价格我认真地看了。这其实也是酬宾大放送,我知道书画市场的行情,更了解黄晔先生收藏这些书画的过程。
  收藏书画,结交书画界朋友,是先生“以文兴酒,以文会友”的一个最为重要的内容,也是满足先生由来已久的文化情结和书画梦想的渠道。先生从小就向往文化,追求文化,仰慕文化人,自己也写写画画,中学时,繁重的功课频繁的考试,使他没有时间满足自己的爱好,高中毕业后,他要经商谋生,无暇事文,好在他从事的第一个商业活动就是开书店,忙里偷闲地阅读,写诗,写写画画。生意越做越大,越来越忙,除了在夜深人静的夜里,偶尔走在孤寂的诗歌的小路上,写点涨满情怀的诗歌,(关于黄晔先生的写诗事,后面还要用篇幅另叙)很难挤出时间练字临帖了。这次先生想放下担子,丢掉负荷,下江南走徽州,把节奏调到慢板,他来到古镇的第一件事,就是找了一个出租车师傅,带他去买文房四宝,他花了三百六十元买了一刀宣纸,买了几支笔几瓶墨,忘了买毡子,就在楼下的超市里买了一件床单,我去的时候,先生写了许多“缘”字和临了许多隶书。他是想圈出大块时间来安放书画梦想。无奈,繁杂的事务通过电话铃声,把这大块撕得七零八落。先前躲起来,丢开去,慢下来的设想,在几天以后就苍白了,先生是无论如何也是绕不开这个用全部心血缔造的王国,缘酒集团也离不开这个缔造者。先生还是遗憾地丢下圈出大块时间练字的念头离开了静谧的古镇,“一生痴绝处”的江南,回到纷扰繁杂的商场中。
   没有时间躬耕书田,于是在收藏书画作品上投入大量的精力财力。先生书画收藏基本上和创立缘酒同步,缘酒在陈瑶湖扎根,建立大本营后,黄晔先生有了稳定的办公场所,有了接纳和接待书画家和书画作品宽敞的场地。从这时起,许多书画家慕名而来,先是本地方的书画名家,渐渐地向外辐射,沿江几个城市,省内的名家,再辐射全国。
   早期收藏的作品,先生大多作为礼品和奖品送人了,记得在贵池举行的缘酒生日庆典上,就开始举办书画展,那年庆典是在贵池碧桂园大酒店举行,我是第一次住五星级的碧桂园大酒店,酒店过道的拱顶上装饰着西方名画,后来我住过几次碧桂园大酒店,装潢都是如此,但我当时确实震撼,震撼于西方名画的装饰,震撼于缘酒集团的豪奢,震撼于黄晔先生的大手笔。就是在这次缘酒的生日庆典上,举办了大型书画展。生日庆典,可能每个酒厂都搞,但是这种以书画展的形式烘托映衬,我想缘酒因该是独创,这时黄晔先生“以文兴酒”的构想已然形成。这次主要展出了安徽沿江四市书协主席的作品。在这次庆典上,展出的作品大都都作为奖品和礼品送出了,我这次也荣幸地得到了一幅书法作品,是铜陵书协主席高风的作品,我的一篇散文作品《没有太阳也没有月亮的中秋》在“中国缘文化网”中秋征文获得了二等奖,我当时书法水平很低,书法欣赏水平更低,高风先生是省内书法大家,他的笔法老到,我当时看不出他书法的精妙之处,后来我们县的书法大家,国家级书法会员王为良先生说,这幅作品很好,很有价值,可惜我答应送人了,后悔已经来不及了。这些书法家的作品都是黄晔先生很“商业”来的,肯定不是白要来的。
  黄晔先生最先结交的是本县本市的书画名家,安庆市的前书协主席余龙生先生是他的至交,他们肯定是君子,是君子之交,但他们不会“不商业”,只是不会那么世俗的斤斤计较而已。书画市场有书画市场的规则,慕名到缘酒集团来的书画家们,黄晔先生都会让他们高兴而来满意而去。
   我也和有些书画家一道去过缘酒,也还在缘酒碰到过到缘酒书写作画的书画家。有一次我的一位合肥的书法朋友和《市场星报》的一位编辑,带了一位淮北的画鱼的画家去缘酒,他们是委托我联系黄晔先生的,到了缘酒集团,先生非常热情的款待客人,他们写了几幅字,画了几幅画,黄晔先生悄悄地叫我问他们润笔多少,由他们自己开价,临走,还送给我们每人一箱好酒。其实这些人的作品,价值不是很高,黄晔先生付给他们的润笔远远高出市场价格。
  这次在宜兴举行的缘酒十二年华诞庆典上拍卖的书画作品,大多都是名家作品,都是黄晔先生多年来收藏的较为珍贵的藏品,非常有收藏价值,像已经是耄耋之年的陶天月老先生的作品,就非常有价值,姑且不说他的如日中天的大名头,就是老先生年事渐高,说不定哪天就休笔养老,他作品的价值就很难估量的了。我注意了一下,这次标出的拍卖的价格要低于先生拿来的付出,我们在江南,先生对我透露了他付给书画家每幅作品的大概价格,当然不同的档次价格也不一样。总之远远高于市场。
     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GMT+8, 2018-7-22 06:56 , Processed in 0.077482 second(s), 14 queries .

© 2001-2011 Powered by Discuz! X3.2. Theme By Yeei!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