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浏览更多内容! 登录 | 注册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232|回复: 61

[风静云闲专栏] 茅庐梦之五十二 王五二相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6 08:37: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五十二  王五二相亲

六州歌头  

    心如碧水,容纳月儿明。溪澄澈,鱼游弋,草青青。意难平。遥忆花开日,追蜂蝶,林间戏,抚玉指,传春色,发娇声。浪漫清香,荡漾心胸内,小玉双成。看人间欢乐,此刻最蒸蒸。乘兴轻歌,和黄莺。

    想天边你,撕开夜,抛离倦,数星星。凉凉露,潇潇泪,雁孤鸣。冷清清。天可施恩泽,东风起,绿盈盈。迎春梦,重温故,尽余情。不料红罗辗转,荧光冷壁过三更。奈良霄空守,这愁绪充膺。帘卷西风。

    “一鼓箩”急于想把这事办成,第二天一大早,梳洗了一番,就赶到母舅家里来。对着大母舅夫妻劈头盖脸地就是一通怪:“都是你们做的好事,把小丫头往水缸里丢,昨天,小丫头在我跟前哭子就搞什么东西一号的。这事,我可不依你们了,我要救小丫头一把,我不要她日后过得比我还差。”

    “一鼓箩”的哥哥十分看重这个妹妹,是这个妹妹帮他粜(tiào)了亲,他才有了一个家,儿女满堂。因此无论妹妹怎么怪他,他都不做声,就坐在那里抽自己的黄烟。倒是他家里的答道:“不怪大姑讲啰,这事都冇讲头喔!这个老胖(pāng)子(指自己的丈夫)一见到酒就是命,在外头喝子醉不拉哈的,被人家一担稻就哄倒了,把个女儿乱许。我怎么讲他都听不进去,这下子,女儿吵得要命,整天丧气呼拉的,他才晓得在奈里发愁了。”

    “发愁管屁用,反正时间不长,把他翻掉哒,我来把他找个人家。”

    只听见他哥哥吸了一口黄烟,长“咝”了一声,发起话来:“现在都下子定了,怎么个翻法?要是翻了,人家不骂我祖宗八代才怪呢!况且,这大荒春,我到乃块搞钱还给人家呢?”

    “不翻,不翻我就不做工了,叫他家送钱送稻来养我。”谢红梅从房里冲出来气呼呼地说。

    “你这小丘子,我门朝(明天)就叫他家把你接去,看你怎么办?” 这老谢在女儿面前又发起狠来。

    “红梅,你别打岔,到你的房里去,这里由我来讲。”“一鼓箩”把红梅支走后,又对哥哥说:“你就晓得对小伢狠,你就晓得要奈个面子,这次务必要依我的办,只要你答应翻,一切都包在我身上。我把小伢婆家都找好了,我包子小伢和你们都满意,我冇奈个粉,就不做这个粑。越早越好,你们就别拖了。”

    老谢也未答话,拿张钉钯扛在肩上,出门做工去了,他家里的对着他的背影瞅(音:qiū表示不满的眼神)了他一眼,又转过脸来问道“你在乃块把她找个好人家哉?”

    “讲起来大名鼎鼎的,你们都晓得,就是汪山的王和尚。”

    “奈是晓得,熟人嘛,不是讲他老婆不生啦,乃块来的儿子哉?”

    读者应该看得明白,“一鼓箩”是为哥哥粜(tiào)亲的,所以这老谢家里的就是王八头子姐姐,也是范圩人,所以知道王和尚。更何况这几年,王和尚走红,方圆七八里地的村民都知道他的大名,方庄虽说属于陈湖区,但与汪山只一河之隔,村民常有来往,上了年纪的人也都知道王和尚。

    “一鼓箩”说:“你这几年也冇家去了,你不晓得,王石匠家的小二子就过继给了他家。”  于是“一鼓箩”又把小二子和王和尚家的近况大吹了一通。说得老谢家里的连连点头,脸上也露出了久违的笑容来。

    “照你这么讲的话,我就把奈头翻掉哒,也不知道我家小丫头可愿意跟他家小二子。”

    “强扭的瓜不甜,要是红梅看不上他家小二子,暂时你就别翻,待我把你再访访,我大侄女儿这个媒,我是做定了。” “一鼓箩”胸有成竹。

    “奈你看现在怎么办哉?”

    “一鼓箩”知道嫂子有了转动,便轻吁了一口气,平静地说道:“奈就这么办吧!察亲呢,就不必要了,都是熟人,知根知底,我也不会害我家侄女儿的,最好要相个亲,看看两个小伢可愿意,门朝(明天)我把他带来相个亲,相上了人就把奈头(指红梅现在的未婚夫家)回掉,一切损失,王和尚出得起,这边就把事情定了,年底就让他们结婚,免得夜长梦多。”

    “好,就这么办,你哥不同意也不兆,我亲自到他家里回(悔婚)去。”

    缘份有如海棠的馨香,微微一闻,便解了人生五味,于是甜酸苦辣辛都在挚爱中散去。一段缘份,从爱上,到温情,都如盏中的琥珀,让有缘和无缘都能串成链珠。这谢红梅的心已经被五二子俘获了,那真诚的一跪让她刻骨铭心,又教她永世难忘。在那个时代,在她所处的环境里,五二子是她所爱的不二人选。真的是有爱如此夫复何求?她今天与父亲赌气没有去做工,此时,她正在房里屏声静气地坚着双耳,偷偷听着堂心两个女人的对话。对话的结果使她的心花开了,顿觉春景无限。

    不说谢家如何如何地悔婚,单把五二子相亲的一幕向读者道来。

    其实五二子这次相亲就是走过场,因为少男少女两情相悦自定终生了,只是红梅父母还蒙在鼓里,担心女儿看不上五二子呢。

    农历四月初八,天气格外晴朗。天还没亮,大娭毑就起床了,把五二子新衣服拿来放到他的床前。语重心长地叮嘱五二子:“二子哎,相成相不成就看你自个了,你到她家去,要紧紧咀巴慢开口,不要乱讲,人家问一句你才答一句,坐要有坐相,站要有站相,千万不能头动尾巴摇的,吃也要有吃相,多吃米饭少吃菜,一滴酒你都不能沾,噢。”

    “晓得。”五二子心里话,这事都板上钉钉了,你担心个什么东西。呵呵!五二子,你得小心一点哦!要知道,有许多小伙子在相亲中,都被女方以“没生相”为由而退还礼物的。礼物一退,亲事就告吹。

    “奈就好,你起来,带个礼把媒人接来。”大娭毑说完,自己就去备礼烧锅做饭去了。

    五二答应“好的。” 立刻起床穿衣服。洗脸刷牙过后,来到堂心,大娭毑已经把放着礼物的篮子搁在桌子上了。篮子里面放着:糕一条,红糖一斤,两具挂面,值得一提的是,送给媒人的猪肉是二斤半,比一般的礼多半斤。拿媒人自己的话讲,吃个二斤半,妥不妥,吃三伙。

    五二子拎起腰篮,往荷包里揣上一包东海牌纸烟,不一会就到范圩,把“一鼓箩”请来了。这“一鼓箩”今天也穿了一身最好的衣服,虽然有两处补丁,但是洗得干干净净,抹得平平整整,头也梳得光滑,连只苍蝇也难以叮住。她坐在上横讨好地说道:“王队长,大娭毑,我真不逗你们,昨咯(昨天)我咀巴磨掉一层皮,好话说了几稻箩,他家才同意把奈头翻掉哒。”

    王和尚只是笑,大娭毑说:“大娘哎,你不讲我都清楚,你放心,我家不会忘记你这大恩大德的。”

    “晓得晓得。”“一鼓箩”又对五二子说:“跟朝(今天)你到他家去要好好地表现一下,成不成,这下就看你的功夫了。”

    五二子笑笑地点点头,大家吃过早饭,就准备开路了。王和尚特地拿了两包锡纸包的飞马烟塞给五二子,并在儿子耳朵边叮嘱了一番。而后五二子拎着放有礼物的腰篮(礼物与前一样,只是那肉少了半斤)跟着“一鼓箩”上路了。

    两人一前一后,大约半个小时就过了河,来到方庄,进了红梅的大门。谢家早有准备,大桌子抹干净了,茶水已经摆好。红梅和五二子已经谈过了,此时也不觉得害羞,大大方方地接过五二子手中的腰篮,拎到锅屋里。她大大看在眼里,知道女儿已经相中五二子。一般人家的女孩子,男方来相亲,总是躲躲闪闪的,有些眼笨的男生,相亲时连对方是什么模样也没看见。

    五二子迅速掏出纸烟,殷勤地递给未来的老丈人。老谢毫不推迟地接过,五二子已经把打火机打着,伸到他的嘴前。老谢一口吸着,说道:“来,坐。”说完自己先坐到主座上,五二子跟着坐到了下横(最低档的位次)。于是老谢俨然一位考官,向五二子提出一些问题,这五二子不敢多言,老谢问一句,他就答一句,幸好没有荒腔走板。这期间陆陆续续地来了几位村里的劳力,每见一位,五二子都要站起来,客客气气地给人家敬烟点火,显得落落大方。烟是高档的,抽烟的人都笑嘻嘻地称赞他。这老谢在不知不觉中就把五二子当成了自己的女婿,别人称赞五二子,他觉得自己脸上特有光彩。而红梅也借故在堂心来来去去好几回,那眼睛都在五二子身上,人靠衣裳马靠鞍,五二子今天一身新衣服,与小树林里初见的那个五二子,更加帅气诱人。越看越觉得心里甜丝丝的。

    本来,老谢中午要请来几个亲房里的弟兄来吃饭,好让他们来帮忙考察考察五二子,可是,红梅已经许了人家,所以这次相亲是暗中进行的,不想让村里的人知道,所以饭桌上只有老谢、“一鼓箩”和五二子三个人。老谢家里的和孩子们是不上桌子的。酒菜摆好了,不管老谢怎么要他喝酒,五二子就是推说:“不好意思,我真的不喝酒。” 他都抱定这句话,用手罩住酒杯子,以免被老谢强行斟上了。老谢见状,终于作罢,给自己的妹妹斟了一小杯。大声地叫他家里的为五二子盛饭来。这五二子吃饭时,只搛小菜吃,本来能吃三大碗饭,在此处只能憋着肚子,勉强吃了两小碗。

    在相亲时,如果小伙子看不上人家姑娘,就托故回家,不在女方家吃饭。若姑娘看不上小伙子,吃饭后,让媒人把带来的礼物再带回去。五二子和红梅两厢情愿,就不存在这样的事了。午饭后,“一鼓箩”对小二子说:“你先家去吧!我还有事和他家商量,晚上我到你家来回话。”

    五二子忍了一上午没抽烟,一到方庄圩埂上,迫不及待地掏出纸烟,点着了狠狠地吸了一口,然后缓缓地舒出。这一幕被站在村口的红梅看到了,她又好气又好笑,心里说:“你就装吧,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这五二子全然不知红梅在村口盯着他,心里美滋滋地想,都说相亲这么难,奈么难,我看一点都不难,不就是要忍着点,不吃烟不喝酒不多说话嘛!

    “小二喳,可有相中啦!”大娭毑这一问,把五二子吓了一跳,一抬头才看见大娭毑村口望着他。他快步赶过来笑嘻嘻地对大娭毑说:“差不多吧,‘一鼓箩’晚上要到我家来回话。”

相见欢

风云下了扬州,梦悠悠。最怕三更梦醒,日生愁。

雪花闹,梅花傲。蝶难求。突兀一朝圆梦,泪花流。

评分

参与人数 1缘币 +10 收起 理由
瓦全铺子 + 10 爱生活,爱缘网,爱加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7-11-6 08:59:29 | 显示全部楼层
笔法传神,刻画生动,好!
发表于 2017-11-6 09:14:32 | 显示全部楼层
语言诙谐,很亲切,很接地气
发表于 2017-11-6 14:44:29 | 显示全部楼层
心如碧水,容纳月儿明。溪澄澈,鱼游弋,草青青
发表于 2017-11-6 14:44:53 | 显示全部楼层
笔法传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6 14:44:59 | 显示全部楼层
笔法传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6 14:45:18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物刻画自然。
发表于 2017-11-6 14:46:08 | 显示全部楼层
语言幽默。读来习习如生。
发表于 2017-11-6 14:46:19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拜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6 14:46:3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GMT+8, 2017-11-18 18:08 , Processed in 0.121133 second(s), 17 queries .

© 2001-2011 Powered by Discuz! X3.2. Theme By Yeei!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